当前位置:首页 > 财税百科 > 正文

公司避税架构设计(合理避税架构设计搭建及操作流程)

导读:避税的本质是借助不同地域、政策、交易方式等差异性,实现少交、不交或缓交税。避税的定义是指在遵行税收法律法规(或法律未禁止)的前提下,当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纳税方案时(不交税方案、少交方案、延迟交税方案),为实现最合理纳税而进行的设计、运筹和法律选择。避税通常发生在纳税义务发生前,而逃税、漏税、欠税、骗税、抗税通常在纳税义务发生之后。本文为大家总结了常用的公司合理避税架构的设计搭建和操作流程以及避税要点解析,供大家参考。

公司避税架构设计(合理避税架构设计搭建及操作流程要点解析)

美国《宪法》的起草者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件事是没法避免的,第一个是死亡,第二个是税收。”的确,生老病死谁也无法避免,那税收呢?以公司为例,税收作为公司生产经营过程中最大的成本之一,从一个公司注册到注销的整个过程,即使在破产清算后仍然需要承担税收缴纳义务。问题来了...

一、税收真的不可避免吗?

如果这位美国国父泉下有知,知道今天美国的苹果公司避税高达600亿美元正被欧盟围追堵截,不知他会站起来帮苹果,还是帮欧盟?美国为世界最高法定税率之一,企业所得综合税率约为39%,苹果公司真正承担的税负仅为0.06%,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关键在两点:

1、未雨绸缪巧妙选择税收管辖地。

苹果公司利用美国税法与爱尔兰税法税收征管的不同规定,将自己变成“双重非税居民”(苹果公司将其子公司注册地设在爱尔兰,其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地则设在美国,爱尔兰法律是以公司实际管理机关所在地作为判定税务居民的标准,美国法律是反着的,认定税务居民一般只看公司的注册地,而不看公司的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地。这就为苹果公司进行税收筹划提供了法律上的筹划空间)。

2、周密的协议安排设立避税防火墙。

利用美国苹果与爱尔兰苹果公司签署《成本分摊协议》,以分摊知识产权研发费用为名,使得整个苹果公司60%收益留在爱尔兰苹果,同时将该协议送美国税务机关备案避免被稽查。同时利用爱尔兰苹果与爱尔兰的税务机关签订的《预约定价协议》,使其爱尔兰公司按运营成本的8-20%作为纳税所得额,而不按实际销售收入缴纳企业所得税,使得爱尔兰的税务机关也不会对其进行稽查。

由此可见,税收并非真的无法避免,只是缺乏“对避税缜密的法律技术安排,和对避税筹划的充分认知”。

二、从吃肯德基全家桶看“避税的原理”

上面跨国公司的避税案例似乎过于高大上,举个通俗的例子或许可以更近的感知“避税原理”。

大家都去过肯德基,肯德基超级外送全家桶118元,单点大约是158元,套餐比单点省近40块元,如果把单点的价格比作各税种应纳税额和不同税率,套餐是优惠政策,你根据用餐人数和用餐偏好所做选择和性价比计算相当于税收筹划,省下的40元就是你的节税额,这就是合理避税(差异化原理)。

如果你明明点了两个汉堡,却故意按一个的价格付费,就相当于逃税,你点了两个汉堡,因为疏忽大意只按一个结账,相当于漏税,如果你拒付,跟店员人打起来这就相当于抗税。

三、避税的本质与定义及合法性之辩

避税本质:借助不同地域、政策、交易方式等差异性,实现少交、不交或缓交税。

避税的定义:是指在遵行税收法律法规(或法律未禁止)的前提下,当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纳税方案时(不交税方案、少交税方案、延迟交税方案),为实现最合理纳税而进行的设计、运筹和法律选择。

透过避税的本质和定义,从税收法定原则出发,基于我国现行法律并未明文禁止避税(法不禁止即自由),因此避税应为合法行为,因此笔者认为避税只存在合理或不合理的问题,但避税的方法却存在合法与非法的问题。

四、避税不可逾越的法律底线在哪?

避税通常发生在纳税义务发生前,而逃税、漏税、欠税、骗税、抗税通常在纳税义务发生之后

通过上表的比较可以看出,避税通常发生在纳税义务发生前,而逃税、漏税、欠税、骗税、抗税通常在纳税义务发生之后。

公司避税的法律底线:务求杜绝抗税、骗税、逃税,在纳税义务发生前进行积极依法筹划;出现漏税、欠税应及时补缴,而不应转移隐匿资产;在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应务求避免将行政责任转化成刑事责任。

五、公司避税架构搭建及要点解析

 

公司避税股权架构搭建设计图及要点分析

公司避税架构图

公司避税框架搭建要点:

1、避税筹划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从整体上考虑,架构先行(就像盖房子一样);

2、避税框架搭建应结合公司的战略,操作层面围绕缩税基、降税率,延税款这这一目标展开;

3、避税筹划应从进入(事前)、运营(事中)、退出(事后)三个环节着手,尤以进入时的商业组织形式的选择,和退出机制安排为重中之重(退出机制设计不当面临多重征税,避免再现2007年平安事件);

4、关于政策法规、税收要素,据税务部门统计,目前有90%以上的企业未能真正依法享受税收优惠政策,而国内税收优惠政策多以部门规章或规范性文件的形式发布,这些政策文件比法规的时效性更短,且具有不确定性。

因此关注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的变动应贯穿公司避税筹划的始终,以便根据政策变化,及时调整税收公司避税方案,避免对区域性税收等优惠政策把握不准,或误用已失效或违背上位法而自始无效的地方税收等优惠政策,造成预期经济利益的损失。

5、关于组织形式,现实中各种类型的企业组织形式(个人独资、合伙制、公司制)各具不同的优势,利弊互存,选择不同组织形式的,企业税负则完全不同(比如个人独资、合伙制一般只征收个人所得税,公司制则双重征税,既征收企业所得税还收个税),但税收筹划不能只看名义税率,还要看整体税率,应综合考虑企业的经营规模、管理模式等因素,选择适当税负的企业组织形式

6、关于投资(持股)方式,持股方式的不同,投资退出的税负成本也不同。相比直接持股(通常为自然人直接控股,优势股权结构简单,决策快),间接持股(存在单层或多层中间控股公司)相较于直接持股具有较多优势。

首先,间接持股在实现横向、纵向(并购重组等)扩张时,通过申请特殊性的税务处理,降低交易的税负,降低交易双方的交易成,且对现有实体公司运营架构不会造成冲击;

其次,间接持股在有效控制投资收益汇回的时间从而递延纳税,同时未分配利润集中在中间控股公司形成资金池,为再投资或扩大再生产提供的资金支持;

最后,可以通过变更中间控股公司的登记事项(如改变注册地址、注册资本)充分享受不同税收抵免政策;

7、关于投资地点选择,我国针对东、中、西部的不同发展阶段与特点实施了不同的税收优惠政策。以企业所得税为例,目前东部沿海地区(实验区、高新区)符合条件企业基本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部分免税政策都将陆续到期),与东部沿海相比,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政策背景下,区域性的税收优惠更多,面向的产业也更广泛,给企业提供了更多的筹划空间。比如新疆喀什、霍尔果斯地区对符合条件企业实行5年企业所得税全面等政策,从税收筹划空间度和税收优惠的倾斜度考虑,现阶段企业选择中西部“落户”将获得更多的税收减免

8、关于工具方法、交易流程,合同是降低企业税收风险、税收成本最有效的工具,如果说财富的一半源自合同,另一半则是流程中潜在的风险,交易合同与交易流程应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关系。

不同交易流程,不同合同签订方法(不同的签订时间、结算方式、付款时间、交货方式),导致公司不同的税负承担,而合同控税最关键的环节是签订前的起草阶段,因此起草公司交易合同应摒弃“双方的纳税义务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这样的花瓶条款,务求合同条款贴合公司交易流程和税控目标。

参考文献:

1、《合同控税——21种节税技巧72个实战案例》,书作者:肖太寿;

2、《避税那些事儿》,书作者:蔡昌等;

3、“苹果公司如何运用税务筹划,进行合理避税”,文章来源:会计网

4、“投资公司税务架构搭建与筹划的6大步骤和18个操作要点”,文章作者:华税律师华税律师事务所/税务筹划业务部;

5、“《企业境外投资必备功课:走出去”税务筹划》”,文章作者:中伦律师事务所:倪勇军、季亨卡。

原文标题:公司合理避税架构的搭建及操作流程以及要点分析

文章作者:苏怀东(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

本文链接:https://www.shunshiceo.com/article/152.html
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信息及原文链接出处。

有话要说...